当前位置
细密画:波斯艺术桂冠上的夺目明珠
  

2021年末,伴随着新的一年临近,踩着中伊建交五十周年的尾声,上海艺术品博物馆携手伊朗博海艺术收藏公司,在伊朗驻上海总领事馆的大力支持下,主办了“波斯之魅——伊朗细密画艺术展”。来自伊朗马利克国家博物馆、四十柱宫、伊朗伊斯法罕现代艺术馆等地的细密画亮相上海,在这座海纳百川的国际化现代大都市中,向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文化的人们开辟了一隅天地,以领略来自伊朗的异域风情。

图片来源:上海艺术品博物馆公众号

寻根:细密画——属于伊朗的艺术瑰宝

说起伊朗,你会想到什么呢?是诡谲的国际政治风暴中心那个不变的话题焦点,是令人艳羡的丰富的资源储备,抑或是曾经雄踞一方的波斯帝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地处亚欧大陆交通要塞的地理位置给伊朗带来了无数的便利,也曾数度将其推上风口浪尖。当围绕着伊朗的争议盖过了国家本身的锋芒,许多人也忘记了,这个国家不能仅仅只用“伊斯兰教”、“石油”、“核”这样的标签简单概括,除了这些单薄的印象,伊朗也是具有悠久历史和文化底蕴的文明古国。

坐拥“文坛四柱”的波斯诗歌,以其抑扬顿挫的音调和丰富多彩的内容,影响了歌德这样的伟大诗人;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波斯地毯,以其古朴雅致的图案和精美的工艺,成为了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美轮美奂的清真寺建筑,融合了绘画、瓷砖等装饰艺术,突破建筑学的范畴,将自身作为了一种最具伊斯兰特色的艺术品代表……而最初作为书籍插画出现的细密画,显然也是提及伊朗艺术方面的成就时,无法被忽略的一篇华美章节。细密画起初依托于书籍这一载体而存在,而在发展过程中,其逐渐跳脱出书籍内容的束缚,融合各方的艺术特色,不断融会贯通、不断精益求精,终于成为伊朗艺术领域的代表,让我们得以从一方小小的画布,瞥见灿烂辉煌的波斯艺术。

 图片来源:ganjoor

溯源:细密画的发展历程

有学者认为,细密画(مینیاتور,miniature)这种画作兴起于13世纪末的伊朗,主要作为书籍插画出现,在中世纪时,伴随着文学作品的繁荣,细密画的发展也迎来了自己的鼎盛时期。

随着蒙古的入侵和巴格达的陷落,第一批蒙古统治者定居于伊朗。在这一时期,细密画的发展迎来了自己的新篇章。在蒙古入侵之初,由于统治者对于艺术家的迫害,绘画艺术一度式微,然而,在后期,为了复兴艺术,蒙古将中国画家带到伊朗境内,并试图在伊朗发展中国画。在这一时期,伊朗的细密画吸收了部分中国绘画的特色,比如云、鸟和曲折的花木类似元素的运用,但另一方面,由于细密画同传统书籍和诗歌不可分割的联系,即便在这一时间段,细密画仍然未同伊朗本土的思想切断联系。尽管在绘画的技艺和色彩的运用上,吸收了蒙古绘画和中国绘画的细密画有了显而易见的进步,但在伊朗的细密画中,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伊朗人的传说和史诗的影子,已然能从画作中体悟到他们所崇拜的英雄主义以及永恒的信仰和追求。在传承和融合中,细密画的发展迎来了自己的一个小高峰,而这种传承与创新并存的发展模式,将一直持续到伊尔汗和帖木儿时期。

图片来源:伊朗书面文化遗产研究院

在帖木儿时期,具有王子和书法家双重身份的拜桑哈尔米尔扎(بايسنغرميرزا ,Baysanghar Mirza)负责管理当时的“艺术之都”赫拉特的艺术相关事宜。在这一时期,出现了以贝赫扎德(كمالالدينبهزاد,Kamalal-Din Behzad)为代表的赫拉特画派,相较于原始、初级的巴格达画派,赫拉特画派的作品更加具有自由度并对细密画进行了进一步的完善,赫拉特画派的影响一直延续并衍生出了新的画派。

 贝赫扎德画作《老人与青年》图片来源:维基艺术

萨法维时期,除了大不里士的学校沿袭了赫拉特画派的笔法、设计和色彩运用外;迁都至伊斯法罕后,又出现了风格迥然的伊斯法罕画派。在这一时期,装饰的图案有了大量的更新,以花卉为例,在此前,仅有几种花叶的画法,而在这一时期,花卉的画法就超过了五十种。而在萨法维末期,受西方影响,绘画中开始注重光影的使用。

时至今日,仍然有艺术家在传承这样一种宝贵的艺术形式,并不断加以改善。

求同:细密画与中国传统绘画

细密画,顾名思义,以其笔法的精细而著称,也有学者认为其受到了中国工笔画的影响。工笔画崇尚写实,求形似,是一种通过细腻的笔法来描绘景物的中国画表现方式,要求工整、细腻、严谨,色彩沉着、明快、高雅。

通过丝绸之路,当时的伊朗或许就通过商路上往来的商品领略到了中国的艺术,而元朝皇帝忽必烈与伊尔汗国的统治者旭烈兀为兄弟,自然而然在伊尔汗国时期,中伊两国之间的关系相当密切,可以说是中伊交流史上的重要时期之一。在这一细密画兴起之时,毫无疑问频繁的双方往来必然会对细密画的发展产生一定的影响。

无论是俯瞰视角的运用抑或是中国元素,例如龙和祥云图案的使用,无一不体现出中国绘画和中国文化在细密画的发展历程中留下的深刻烙印。

图片来源:伊朗书面文化遗产研究院

然而,在吸收中国元素的基础上,细密画并未一味模仿,而是保留了伊朗传统绘画的精神内核——伊朗的画作更注重刻画事物的“真”。因而在细密画的画作中,鲜少出现明暗交替的变化和大小远近的差异,或许可以这么说。中国的工笔画更加体现的是一个“人”眼中的世界,而细密画则更像是一种全知视角下的描绘。因而在细密画中,可以同时出现在同一平面而在不同空间的事物并存的状态。

细密画的平面性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本次展览中,共展出了来自五家单位的诸多细密画艺术珍品,包括《列王纪》中的经典故事《鲁斯塔姆与苏赫拉布战役》的插图,细密画鼎盛时期伊尔汗国时期的《列王纪》插图和萨法维时期著名细密画艺术家阿夫扎尔·侯赛因(افضلالحسینی,Afzal al-Husayni)的画作《恋人》等,可以说此次的展品囊括了细密画发展历史的各个时期。

不难看出,细密画的发展与书籍紧紧相连,而菲尔多西的《列王纪》作为家喻户晓的名篇,是这一艺术形式的最好载体之一。本次所展出的《鲁斯塔姆与苏赫拉布战役》正是对《列王纪》中的故事的具象化呈现。作为《列王纪》中极其出彩的角色,英雄鲁斯塔姆和自己的亲生儿子苏赫拉布的决战是其中的四大悲剧之一。血浓于水的父子由于命运的捉弄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不得不自相残杀,而鲁斯塔姆在杀死对手后得知对方是自己儿子的情节更是让人唏嘘不已。


《鲁斯塔姆与苏赫拉布战役》

伊尔汗时期的《列王纪》插图

阿夫扎尔·侯赛尼《恋人》

在未曾了解细密画之前,大概也会有人思考为何在中伊建交五十周年这样一个重要的节点,上海艺术品博物馆不选用我们所熟知的地毯、诗集作为展览的主题?或许展出细密画的意义在于A4纸的大小的纸张内隐藏着的昔日繁荣和历史重量。从这个小小的窗口中,我们得以窥见在波斯艺术的瑰丽,当然,还有中伊文化交流的活跃。而这份活跃仅仅存在于艺术领域吗?似乎也不尽然。


来源:britannica.com; manuscripts.ir; 上海艺术品博物馆

参考资料:《从细密画看伊朗文化的顽强性》穆宏燕 著;中古波斯细密画与中国文化》孟昭毅 著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陈小迁:拉夫桑贾尼时期伊朗外交转向的动因、行为与困境:基于批判性地缘政治理论的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