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贸易战之外的另一个火药桶:伊朗核协议
  

     摘要:特朗普或在5月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美国政府上下都已经开始部署准备,尽量减少负面影响。伊朗是中东第二大产油国,如果美国恢复经济制裁,原油市场首当其冲,更广泛的风险情绪也都会受到影响。

      伊朗核协议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全球市场必须准备好美国在5月退出这一协议——这似乎越来越可能。

                


   

美国政府上下都已经开始部署准备,尽量减少负面影响。这种地缘政治风险,甚至有可能成为贸易战之后,下一个全球重大风险事件。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伊朗作为中东第二大产油国,如果遭到美国(甚至更多国家)的经济制裁,原油市场又将被再次重塑,更广泛的风险情绪也都会受到影响。

伊朗核协议由伊朗、美国、中国、俄罗斯、英国、德国、法国六个国家,经过近十年的谈判在2015年正式达成。这一协议限制了伊朗发展核武器的速度,西方也由此取消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恢复包括石油交易等贸易往来。

但特朗普一直不甚赞同奥巴马的这一政治遗产。他已经设定了5月12日的最后期限,决定伊朗是否继续“豁免”于制裁。而美国新任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也是一位对伊朗问题态度强硬的官员。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官员表态,目前来看,伊朗核协议不会被延长。换言之,美国可能会在5月退出伊朗核协议。

至于为何是直接退出而非商议协定细节,据CNN报道,如果欧美联合起来要求修改伊朗核协议,俄罗斯和中国应该也会加入,那么伊朗别无选择——但问题在于,欧美对伊朗核协议的态度分歧较大,欧盟方面并不考虑修改协议。

特朗普已经三次延长伊朗的制裁豁免期。今年1月,特朗普强调“最后一次”豁免时,还提出了修补协议的“灾难性缺陷”的要求。

华盛顿邮报援引一智囊团的研究结果称,如果美国决定退出伊朗核协议,最可能出现的情形是,伊朗仍停留在协议中,并鼓励其他国家不要跟随美国进行制裁,同时逐渐增加核武器和导弹活动,来迫使美国重返协议。

而最糟糕的情形是,伊朗迅速增加铀浓缩浓度,把地缘政治风险推至最高点。

这一智囊团,即民主国家防御基金会(FDD),的高级顾问Rich Goldberg表示,为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做好准备,是最好的防止美伊战争的方法。该协议的支持者警告,如果退出协议可能会导致两国交战。

至于美国新任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伊朗问题上的作用,据美国媒体Axios援引消息人士报道,“鹰派”的博尔顿将确保为特朗普提供“不止是国安会给出的选择,还有现实世界中的选择”。

博尔顿在去年8月为特朗普撰写了关于如何摆脱伊朗核协议的备忘录,当时他对同僚称,备忘录是希望表明,退出核协议这条路是可能的,而特朗普的团队并没有告诉他这个选择。

再结合特朗普本人的态度来看,Axios提到,特朗普对一部分人称,他认为自己的国安团队已经脱离了他本人的思维,无法向他提供他想要的选择。特朗普亟需一个能为他的政治立场找到出口的下属。

所以,不管是贸易战还是伊朗问题,这些在全球已经或是即将卷起风云的事件,背后都是同样一个原理:没有什么能阻止特朗普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夜莺之城的传奇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