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纪要 |【未名学者讲座41】时光:伊利汗宰相眼中的中国——漫谈蒙元时期中国科技文化在伊朗的传播
  

   

       2018年11月20日晚,由文研院主办、兴全基金赞助的“未名学者讲座”第41期在北京大学第二体育馆B102报告厅举行。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时光作题为“伊利汗宰相眼中的中国——漫谈蒙元时期中国科技文化在伊朗的传播”的演讲。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党宝海主持,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王一丹评议。    

  讲座伊始,时光副教授简要叙述了蒙元之前中国和伊朗的科技文化交流情况。当时,来自中国的造纸术、雕版印刷术、指南针、火药火器和丝绸传入了伊朗地区,部分植物、矿物和药物也从伊朗进入了中国。蒙元时期之后,伊利汗王朝宰相拉施特将中国和伊朗的文化科技交流推向了高潮。拉施特在《伊利汗中国科技珍宝书》一书中提到,当时从中国地区翻译到伊朗地区、从汉语翻译成波斯语的著作十分稀少,因此“无法了解一些器具的妙用与特性,无法获得准确的解答来应对在各个地区不同的自然环境与状况下产生的问题……”。因此,由拉施特编写的历史学著作《史集·中国史》、中医学及药学著作《王叔和脉诀》、《铜人》、《乞台药学》(Adviya-i Mufrada-i Khatāyī)以及介绍中国植物的《迹象与生命》(Āsār va Aḥyā)等书相继问世。

  《迹象与生命》共有三个抄本,其中两个抄本分别用纳斯塔利格体和纳斯赫体书写,位于伊朗库姆市马尔阿什图书馆、伊朗国家档案文献图书馆。另一个抄本曾为阿卜杜加法尔·纳季穆杜莱私人收藏,目前已经佚失。根据《伊利汗中国科技珍宝书》和《史集》的完成时间,时光副教授推断道,《迹象与生命》成书于14世纪初至1313年间。1989年,《迹象与生命》排印本整理出的六章中的第二章介绍了二十五种产自印度与中国的木本、草本植物。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中国药用植物及《迹象与中国》“印度与中国树木”一章中被提到的其他中国植物(无论是木本植物还是草本植物),几乎全部来自中国南方,尤其是福建地区。这与元朝的主要的港口均位于中国南方这一情况有关。

 

 

  接下来,时光副教授向大家介绍了拉施特的中医学著作《伊利汗中国科技珍宝书》。全书共有四部,但目前仅有介绍中国医学的第一部存世,其手抄本孤本被藏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阿雅·索菲亚(Aya Sophia)图书馆。1972年,伊朗德黑兰大学出版了该书的影印本。著名历史学家莫季塔巴·米诺维(Mujtabā Mīnuvī)为该书作序,介绍了有关这部作品的创作背景。随后,时光副教授向大家展示了书中引用的汉文书籍与图表,例如《河图书》(即中国古代的“河图洛书”)、周敦颐《太极图说》《内境图》、北宋杨介《存真环中图》《活人书》等,并与中国的图片原本进行了对照。

 

    时光副教授在阐述拉施特对中国科技文化的认识这部分内容中介绍了有关中国的地理名词秦(Čīn)、乞台(Khatāy)和蛮子(Mānzī)在当时和现今的地理意义。在《伊利汗中国科技珍宝书》中,拉施特提到当时人们对中国天文学、十二生肖纪年法和中国文字的了解,他在书中介绍了当时伊朗地区居民对汉字的认识与看法——他们对汉字的书写方式持否定态度,并认为这是一种“无知与缺乏理智”的做法。拉施特对这一看法进行反驳,并提出了汉字的优越性和形声字的优点。时光老师在已出版著书《〈伊利汗中国科技珍宝书〉校注》中绘制了汉字发音转写规则表。根据拉施特的叙述,伊利汗王朝当时已经建立了比较正规的汉语人才培养机构,有来自中国的著名学者在这里教授伊朗学生学习各类中国文化知识。关于在伊朗境内的中国学者,拉施特在《史集·中国史》中提到了两位乞台学者,分别名叫L. b bāhī和M. k sūn。

 

   最后,时光副教授着重介绍了《伊利汗中国科技珍宝书》中对中国医学的研究。拉施特本人是医师出身,因此对中国的医学有着独特的关注与兴趣。他在序言中首先用《圣训》中的段落说明医学的重要意义,之后他对中国人长寿又健康的体质做出了较高的评价。时光副教授向大家展示了波斯文《王叔和脉诀》文本并比较了波斯文版与汉文版《王叔和脉诀》的卷章结构,还根据汉文文献补充了波斯文抄本中的空缺部分。除此之外,拉施特在书中还对中国的印刷术、造纸术、竹纸技术、货币制度和音乐进行介绍,并对中国先进科技文化大家赞赏。

   评议阶段,王一丹教授首先赞赏了时光副教授历时数年编写《〈伊利汗中国科技珍宝书〉校注》一书所付出的努力。她补充道,拉施特所著关于中国的著作是在中国之外的汉文化圈中第一批介绍中国科技文化的作品,他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在某种程度上得益于其强大的求知欲、宽阔的胸襟视野和超越时代的前瞻意识。随后,党宝海副教授提出,《〈伊利汗中国科技珍宝书〉校注》一书中未解决的问题给我们提供了继续研究蒙元中国科技文化交流的新思路。最后,现场听众就拉施特是否有对于中国的“偏爱”、波斯文汉文的转写、伊朗人的中国观等问题同主讲人作进一步讨论和交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伊朗与伊斯兰世界关系研究述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