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扎里夫《后西方世界中的国际关系的过渡》
  

      这是2017年伊朗出版的国际关系理论书籍,是扎里夫和副外长、外交部研究学院院长sajjadpour撰写的文章。扎里夫和Sajjadpour都是伊朗国际关系研究的资深学者,也是实践者。扎里夫在前言中提及,这本书的构思是在2010年就开始了,也经过多次学术研讨会讨论,主要就当前国际关系出现的新特点、问题和发展趋势进行探讨。这本书也是被作为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战略智库的重要书籍。

      在扎里夫看来,现在世界正在进一个新旧国际秩序的过渡时期。当前国际关系的特点是:时间和地域的紧缩,所有地区的政治、社会、经济、安全、甚至生态环境等领域都相互交织、互相连接。国际关系发展呈现动态、快速的变化。任何国家都无法回避世界的政治变革、或可以置身事外。
      他在前言中强调,现在大多国际关系学者只是对国际关系变化和未来发展趋势进行讨论和分析,但是很少讨论现代国际关系体系和秩序的本质。扎里夫认为,”后西方“(post-western),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话题。国际关系理论都是以西方国际关系为研究的产物,所关注的外部世界是以西方为中心。但国际关系早在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之前就已经存在。例如古代波斯帝国,就已经在全球国际关系中发挥重要作用。而传统的国际关系和国际体系研究都无视非西方国家(亚洲、西亚、非洲、南美洲的)历史变迁和视角。
扎里夫提出,在西方看来,现在过渡时期是大国之间的互动和竞争、以及力量的转移。但现在是全球行为体多样化,竞争呈现非传统的形式。书中提到,各国必须要注意到当前国际关系中出现的变化。比如伊拉克萨达姆政府和南斯拉夫前政府,因为不了解在过渡时期的特点,对时局错误估算,不切实际地想利用过渡时期的情形,增加自己在地区和世界的影响力,最终导致这两个政权灭亡。
书中还特别提到,伊朗有传统和非传统资源:一方面是伊朗有传统的地缘政治优势;另一方面,伊朗在意识形态、文化、国际惯例、地区对话等方面,都对国际关系结构形成产生重要影响。
       这本书讨论后西方世界的国际关系,就是在尝试重新思考和展望国际秩序。书中强调,虽然现代国际体系由西方国家变革产生出来,但不能以过去的阐释来解释现代的国际体系。
”国际关系和世界政治,并不是仅凭西方世界产生出来,也绝不会只局限在这一领域。今天的国际体系是在一个十字路口,正在发生重大的变革。“
      书中比较有趣的,是提到”东方不是东方,西方也不是西方。“西方”身份是欧洲发明的,从欧洲身份转变成西方身份,是一个地缘政治身份的发明。例如,在冷战时期的两极争霸,苏联一直被西方看做是东方国家,与西方文明和身份对抗。即使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也一直是跌宕起伏、充满挑战。尽管俄罗斯近年来成为一个新兴国家,在国际关系中发挥重要影响,但是俄罗斯的身份,在西方社会一直难以被接受。

     “任何一个国家、地区,文明和文化的中心,对国际关系的阐释都会不同,也会保留自己的不同传统。”因此,现在国际体系是动态的,还将会看到更大更快速的变化。“新旧国际秩序的过渡,是一个非常漫长且复杂的时期。这深受全球化的影响。一方面,行为体出现多样化,出现国家以及非国家行为体,例如国际组织、跨国公司等都在国际关系中发挥影响;另一方面,世界紧密联系在一起,不在是单极形式,而是出现新兴大国的崛起。。。。。

      在非西方世界的过渡时期,国家如何面对国际体系如何行为?书中提到,在现在的情形,国家在容忍和趋同、在对抗和转移中间做出选择,抑或是两者的混合组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走进伊朗》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