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冀开运教授:中国为巴以和谈扮演积极角色
  

  中国希望依托巴勒斯坦国巩固其在中东地区的存在。而巴国则希望获得中国的支持,维护自己的主权。这是巴勒斯坦国总统阿巴斯7月21日前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主要目标之一。3月末的时候,北京以同样规格接待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巴勒斯坦国元首访华寻求政治支持。阿巴斯总统在与习近平主席会晤时希望中方在中东和平进程中扮演更多的角色。巴国领袖达到了出访目的。习近平保证,中方坚定支持“两国方案”,支持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阿巴斯总统访华前强调,巴勒斯坦人应在所有国际组织中获得平等成员国地位,这将成为巴勒斯坦寻求和平的佐证。显而易见,两国领袖会晤时应该对巴方的诉求进行了讨论。有很大的可能,中方将在此问题上提供帮助。习近平主席所提出了倡议之一也证明了这样的看法。习总建议:启动中巴以三方对话机制,协调推进援助巴方的重点项目。

  西南大学伊朗研究中心主任冀开运认为,此项倡议相当及时。

  他说:“首先,中国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两国都保持着友好关系,且均无历史恩怨,这是调解巴以冲突的一大优势。其次,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一带一路’的提升,逐渐成为引领全球化的主要力量,中国有责任、有意愿同时也有能力承办巴以和平国际会议。此外,巴以冲突已经持续多年,国际社会为此耗尽精力。我个人认为,如果说中国会在这一问题上取得很大进展或者很大成效是不太现实的,因为巴以冲突的牵涉的因素太多,两国基本上处于冷战状态,实现和平的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但是非常小。但是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积极承担国际责任,能够借此平台为巴以问题的解决探索出一些可行性方案,至少能让双方坐在谈判桌前,为巴以原本无望实现和平的状态带来一些希望,同时这也有助于提高中国的国际影响力。”

  习近平迈出了极为重要的政治步骤,在与以色列发展关系的背景下巩固中国在中东地区的政治和经济存在。政治学家 斯塔尼斯拉夫·塔拉索夫这样认为。他说:“这是中国极富象征意义的声明。此前,中国仅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单独合作,签署单独合同,在一些经济领域投资,而且是数十亿美元的投资。中国有意在巴勒斯坦问题上起调节作用,这是相当重要的信号。”

  中国准备年底前举行巴以调节会议。此项倡议,是中巴北京谈判的一项初步结果。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明对此也进行了强调。

  此项倡议是在“四方会谈”努力无果情况下提出的。美国、俄罗斯、联合国和欧盟试图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坐到谈判桌旁。美国前总统对此也无能为力。而特朗普不久前有关其承认以色列从特拉维夫迁都耶路撒冷的声明,只是更加降低了美国在巴以问题的潜在作用。

  专家斯塔尼斯拉夫·塔拉索夫认为,中国的新倡议,说明北京希望在中东问题上扮演更加独立的角色。

  他说,“北京执政者并非浪漫主义者。他们明白,巴勒斯坦问题不会很快得到解决,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多层面的历史问题。与此同时,中东国家、巴勒斯坦国都在试图吸引中国参与调解进程也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本地区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中国也带着自己的利益进入中东地区。首先是巩固经济上的存在。美国人的经济存在已经削弱了,军事存在暂时还保持着。中国钱多,正在开辟新的空间。需要将资金投个地方,在这方面中国有着非常大的优势。这也迫使中东国家在几块‘面板上游戏’,将自己的政策从美国转向中国。为此,当然需要数十年的时间。但不管怎样,打中国牌、与美国和其它国家做交易、甚至与欧洲做交易,这是一张相当有效的牌。本地区国家希望吸引中国资金,来解决自己的具体任务。”

  谈判过程中,中国就丝绸之路项目获得了巴勒斯坦国的支持。这是此次中巴峰会的另一项成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冀开运教授参加国别和区域研究工作第二次推进会并发言